这里好像是唯一没有任何认识的人的地方,是真正可以肆无忌惮的树洞啦!

从那天重新见到他开始,连着这几天都能看到他,很神奇,大概他之前也一直坐在那个区只是我没发现吧。今天最后一天,早上去图书馆搬东西,想着要是还能见到他(几乎从来没在早上见到过他),就写个考试加油的小纸条给他。结果没有见到他,于是出了图书馆,扔了小纸条,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很开心,可能是耳机里正在播的歌太好听了吧。

今天傍晚从图书馆出来好像看到他了,迎面走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了只有一点暗暗的灯光,所以不太确定,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是他,急忙回头努力想要辨别书包和水杯,脑子还没动脚步已经跟了上去,跟着走了几步才意识到自己在干嘛,于是又转身往回走,忍不住边笑边暗暗骂自己是傻逼……

大概一个月了吧,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以后如果还能再见到,我就开心五秒钟,然后就忘记。

看着那些真情实感的祝福信息我要窒息了…每年这一天一定是我一年里最最不开心的日子之一了…

【梦】11.18 15:27

梦见一个孩子失去了母亲性格开始变得乖戾,谁劝都不听(就像yy进阶版那种),后来变成了一个太子之类的角色,一次他不慎让自己喜欢的人掉下了桥,可能是因为愧疚还是什么,从此他就变好了,开始认真活着了,开始学习做一个好太子了。他喜欢的人就一直默默陪着他,帮他,甚至去练剑来保护他。有一天当朝皇帝(他的叔叔)派人来杀他,他喜欢的人立刻拿剑抵着他的脖子,好像是不愿意他死在别人的剑下还是怎么着,特别凄婉,后来不知道他有没有逃脱。

【梦】

梦见下午吃完饭回去的路上看到特别快速的天体运动,一开始是月食,很奇怪,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空中,月亮飞速地绕着太阳转,月食的现象一分钟内就出现了好几次,接着出现了流星,像信号弹一样亮,一颗一颗从眼前划过,太壮观了。

梦见一个人和我一起吃饭,在食堂里碰见一个长得像zz的男孩子在拉大提琴,拉的是damien rice的elephant那首歌,或者就是这个歌手的其他歌,太好听了,梦里我激动地快要哭出来了。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我让陪我的那个人看天上的奇异景象,我边走路边仰着头看,怕摔倒于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他的衣服,于是他干脆拽过我的手挽在了他胳膊上,我吓到了,立刻抽出手,说这样子太亲密了。这个人好像喜...

【梦】

梦见被布置了一堆任务,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下手,于是像无头苍蝇一样瞎晃,越晃心越慌,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人特别认真地跟我说 希望你能找到自己,这样你就能找到目标,知道该去做什么,知道该怎么做。

【梦】

梦见一个姓鲁的历史人物,因为保护一位朋友被皇帝(皇帝是他的兄弟)一怒之下判以死刑,于是这位先生自尽以示抗议。这个皇帝对他的兄弟怀有愧意,答应满足他的家人一些条件,于是那位先生的妻子决定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一对同志伴侣带到现在的我们省生活,于是他的后代都在我们省。我偶然在视频中看到一个外国小孩在我的高中读书,然后不知怎么的我可以进入到了视频里,于是我问了他好多问题,知道了开头的故事。他好像是个童星,于是很惊讶我怎么没像那些粉丝一样表现夸张,我说我还算不上粉丝。
后来视角变成了那个鲁先生的儿子,他一直都以魂的方式活着,附身于他人身体为生,好像一直在寻找存活的最佳方式。。。

【梦】

梦见女儿选中了一件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可以帮家里抵债,条件是她要被带走,一年只能回来一次,她每次回来就要经历一次她离开之前最后的那段时间。然后跟所有人告别,再次离去。后来发觉这只是个谎言,她并没有选对东西,债是被别人还的,所以她才不能回家。
其中有一段是和妈妈在路上散步,经过一道桥,桥下有浅浅的浑浊的积水,过了桥路开始变得泥泞,我们陷入了泥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淤泥走过了那段路,期间还摔倒过,搞得满手满脚都是泥。
梦见正在经历过已经知道结局的一段痛苦的回忆,有她,于是梦里只要看到她的背影就开始不停地哭。有一段是在老家原来的伙房里的炕上看电视,我们在聊天,我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她让我道歉,于是我立刻...

【梦】

梦见和zxp过于愉悦的现实交往经历。梦里我们一班同学去一个展览馆之类的地方,大部队都跟着讲解员去看展、听讲座之类的,我和z偷溜出来,自己去另一个馆玩,记得那里挂着看起来像一个系列的专辑封面,发现都是同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有的挂的很高,于是z趁我不注意背起了我,我挣扎着说放我下来,终于被放下来后小声说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我们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是自习时间,我在偷看闲书,边看边和z小声讨论,后来z困了,说要睡会儿,让我看着点。结果我也困了,于是我们一起趴在立起来的书后面睡着了。
我得到一个奖,奖品是很大一张似乎很稀有很贵重的纸,还有一瓶类似于酒的东西,我用一个最大刻度为50毫升的塑料容器小心翼翼倒着酒,...

【梦】2018.9.27 15:17

梦见一个古板陈腐的老头挨个去不同的宿舍,企图对我们进行洗脑教育,我们礼貌赶走他后,把门反锁了起来,然后秘密联合了好几个宿舍的人聚在我们宿舍里(变成了一个很宽敞的宿舍),当他再一次来敲门时,我们放他进来,然后一大堆人一起唱波西米亚狂想曲,大家配合超默契,好像事先排练过好多遍的样子,其实我并不记得歌词,于是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兴奋地看他们在眼前表演,整个画面特别振奋的样子,一曲结束,老头被赶走。但大家的狂欢才刚刚开始,现场突然开起了party,于是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闹哄哄的,我觉得无所适从,于是挤开人群,去柜子那边拿充电宝,碰到另一个和我一样避开人群的人,是Jeremy Jordan,不过我们...

1 / 5

© 焦卡的树洞 | Powered by LOFTER